【香港新世代集運】 【香港新世代集運】 
【香港新世代集運】 
包宗和:未來中美勢在多邊主義下有很多交鋒
//www.CRNTT.com   2021-01-12 00:19:53


包宗和。(中評社 黃筱筠攝)
  中評社台北1月12日電(記者 黃筱筠)歷時7年談判的《中歐全面投資協定》(CAI),日前宣佈談判完成。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包宗和接受中評社專訪分析,現在中國的做法是以多邊主義對抗拜登的多邊主義,所以中美雙方勢必在多邊的機制下,將會有很多交鋒,中國這個經貿戰略會威脅到拜登多邊主義的架構。而拜登未來是否加入CPTPP,恐怕已經不是主觀上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在客觀上需不需要的問題。

  《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日前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以及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舉行的視訊會議上宣佈談判完成。

  包宗和,1952年生,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碩士、美國密西根大學政治學碩士、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政治學博士,曾任陸委會諮詢委員、國統會研究員,台灣大學副校長、政治系主任、政治研究所所長、社會科學院院長,去年7月才卸任“監察委員”。

  包宗和對中評社分析,中美關係現在是架構在中國崛起之上,中國崛起對美國來講是很大的威脅,這個威脅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只不過特朗普表現特別激烈。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是一個制衡中國的盟友之一,這不管美國哪個政黨都是認同的。在這個大前提下,實質意義就是美國強化跟台灣的關係是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

  拜登上台前,中國與歐洲簽署中歐協定,經貿上先圍堵美國嗎?包宗和認為,之前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這本來就是中國主導的經濟體。至於中歐投資協定也是談了很久,歐盟也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跟中國簽,當然美國是不贊成的,即使拜登也不贊成在他上任之前,中歐就先簽,但是歐盟還是這樣做了。

  他表示,中國簽RCEP跟中歐協定,拜登可能會因此視中國為恢復美國在盟邦領導地位的一個障礙,而拜登上台首先就是要恢複美國的領導地位。第二是拜登如繼續對中國或者是盟國實施保護主義,可能產生負面影響。過去特朗普對盟邦實行保護主義,拜登上台可能會對此做一些修正,以便恢復盟國信任,美國不能再堅持保護主義,如果中美繼續貿易戰,也不是歐盟所樂見的。

  他強調,歐盟非常不樂見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尤其是把歐盟當作戰場。這次歐盟等於不管美國,直接跟中國簽定協定,這是拜登一上台就必須面對的難題,特別是要嚴肅看待中美貿易戰的問題。

  包宗和表示,中國現在已簽訂RCEP以及談定中歐投資協定,對拜登來説,重返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恐怕已經不是主觀上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在客觀上需不需要的問題。拜登短期內似乎沒有意願重返,如此將會失去以CPTPP來制衡RCEP的機會。
 
  包宗和認為,美國現在不是CPTPP會員國,更何況中國已經表示會積極考慮加入CPTPP,如果中國進來,將來很可能是中國主導整個的亞太地區經貿。中國主導對於特朗普可能無所謂,因為特朗普奉行的是單邊主義,但拜登主軸是多邊主義,中國這個經貿戰略會嚴重威脅到拜登多邊主義的架構,拜登上台是否加入CPTPP恐怕是他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而且藉此還可有助於恢複盟國對美國的信任。

  他表示,如果拜登放棄CPTPP,事實上對於恢復美國與盟國關係會產生負面影響,尤其是亞太地區盟國,對拜登信任度會鋭減,如果美國加入CPTPP至少跟亞洲國家,包括日本、新加坡等這些重要的貿易國的關係會有正面影響,有助於美國重新恢復領導地位。美國如果不加入的話,會給北京很大的機會可以趁虛而入。

  包宗和對中評社表示,中國從來沒有放棄多邊主義,過去特朗普搞單邊主義,中國還是實施多邊主義,所以有亞投行、一帶一路等政策,均為多邊主義的彰顯。現在拜登也要恢復多邊主義,未來中美雙方勢必在多邊機制下會有很多交鋒。

  他也提及,拜登應該會調整特朗普保護主義的做法,將來對中國除了雙邊談判外,也會利用多邊機制,像是世界貿易組織等,來爭取中美之間的公平交易、貿易平衡。從美國新的貿易署代表戴琪講的話可看出,美國將來可能會跟中國積極談判,而戴琪的想法,顯示美國將來似乎不會再用保護主義,而是經由美中談判、多邊規範及改善國內生產體質來提升美國產品的競爭力。

  包宗和分析,中美競爭氣氛會稍見緩和,形成相互摸索合作空間的狀況,儘管基本競爭態勢不會減少。而尋求合作的第一步在於能不能先有效降低特朗普所留下來的美中對抗態勢,對抗態勢不降低,中美合作也難。若貿易戰對抗情勢能夠適度下降,未來才會有一定程度合作的可能,他的看法是華府跟北京應該會對此做出一些努力。

  台灣在這樣的局勢下,要怎麼因應?包宗和表示,面對中國對上美國多邊形式的發展,蔡政府希望尋求加入CPTPP、台美簽訂雙邊貿易協定(BTA)以及簽訂台歐盟雙邊投資協定(BIA)等來因應,但台灣要加入或是簽訂這些貿易組織,都面臨諸多困難。

  他表示,蔡政府目前積極尋求加入CPTPP,面臨幾個問題:第一,美國還不在CPTPP裡面,而美國的支持很重要,就算美國在裡面都還不見得支持,現在沒有美國支持是不可能加入的。第二,日本還是會看美國態度,另外日本也會考慮中國的態度,因為中國表態也想加入,所以台灣要加入很不容易。日本方面還有福島五縣市食品輸出台灣的問題,台灣如果不開放的話,想必也很難談。第三,蔡政府跟拜登政府的關係也是變數,拜登是可以決定的人,關係即使好都不見得能成,因為這個因素很複雜,還有現實考慮,如果蔡政府跟拜登關係差,那就更不用談了。

  另外一點就是兩岸關係,因為日本一定會考慮中國態度,即使兩岸關係好,都不見容易,更何況是兩岸關係僵持。如果是考慮中國因素,由於RCEP是中國主導,如果兩岸關係像馬英九執政時那麼好,説不定加入RCEP還有些機會。
 


【香港新世代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香港新世代集運】 【香港新世代集運】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